代孕哪里专业

分类:

穷小子3万元创业,现在身价超400亿,成为上海首富,却离婚另娶

2016年,上海市浙江商会成立三十年,这场大会的主角早已披着红围巾,站在大厦门口接待宾客。

他接待的宾客既有来自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教授,也有来自商界的企业大佬,比如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,更有从欧洲远道而来的企业家。

过了一会,他进去大会休息室拉马云出来,让他一起来接待即将到来的省长。

他甚至调侃马云:

这调侃引得一旁的马云哄然大笑,直说只有他敢这么说。

他,就是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,被誉为中国巴菲特。

然而,在30年前,他只有3.8万,和一群同甘共苦的兄弟。

对读书的偏执

1967年,郭广昌在浙江东阳一户普通农民家庭里出生。

父亲是个石匠,母亲是个菜农,郭广昌上头还有两个姐姐,一家五口全靠两个大人那一点微薄收入。

由于家里穷,父母担负不起孩子读书的费用,便让三个小孩在家跟着妈妈做农活。

两个姐姐比较懂事,知道爸妈艰辛,自然也就无声无息地接受了这一安排,可郭广昌却宁死不从。

整天跟父母闹,“为什么别人可以读书,我为什么不行,我哪一点不如别人?”

那时的他,并不知道桌上的饭菜,是刚刚妈妈上娘家借来的钱买的,他也不知道,此时的爸爸为了家里生活,正在外地工地上搬砖。

他只知道,别人有的东西,他也要有。

姐姐喊他去拔猪草,他也不情不愿地。他很怕自己一辈子只能跟猪草过活。

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背着布包,蹦蹦哒哒地去上课,郭广昌就偷偷跟在他们后面,企图混进去课堂听课。

可每次总能被学堂老师抓到,而在人群中识别出郭广昌很容易,别人都是背着包,就他两手空空,只攥着根猪草。

老师这番话深深刺痛了郭广昌,郭广昌转头就把气撒在了父母身上。

郭爸看到郭广昌如此爱读书,心里暗暗发誓,要多赚点钱,给孩子付学费。

可在那个年代,钱等于镶在石头缝中,特别难拿,也特别难赚。

一天,郭爸的工程队接到一个爆破任务,本来事情进展得很顺利,结果紧急关头,雷管不够,只剩下一堆快被丢弃的旧雷管。

工程队的人心生怯意,很多人都纷纷摇头放弃,可郭爸坚持要完成,对他来说,如果中途放弃了,这笔工钱很可能就打水漂了。

为了拿到这笔钱,郭爸打算赌一赌,也许成功了,可谁料,旧雷管生锈阻塞了导火索,炸药起了作用,等到郭爸反应过来时,他的右手已经被炸得血肉模糊,再也不能到工地上揽活了。

郭爸一倒,郭家的半边天瞬间崩塌。家里的妈妈、姐姐蹲在郭爸旁边哭得泣不成声,郭爸把刚刚得来的工钱塞给郭广昌,说:“快去交学费”。

后来,郭广昌成功地入学,而一家人的生活变得更加拮据,残疾的父亲四处找活,最后终于有家企业收留他,给他一份看门的工作。

两个姐姐为了补贴家用,也都进了生产队,妈妈依然在菜地里干活。

家人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唯一读书的郭广昌身上,郭广昌也没让他们失望,特别爱学习,成绩经常在班上排第一。

到了初中,时代越来越好,许多学校开始设置图书室,图书多是学校毕业的校友捐的。

郭广昌的学校也有,因而除了平时完成课程作业之外,学校的图书室是郭广昌最喜欢去的地方。

别人一下课就去空地玩球,而郭广昌直径奔向图书室,郭广昌阅读的内容很广,从经济到文学,他都感兴趣,小小年纪就对时间哲学格外入迷。

当然,图书室里,最吸引他的还是那些记载浙商打拼的历史史料,郭广昌读了一遍又一遍。

从那之后,一个创业种子就在郭广昌的心里埋下了。

放弃中师,考上复旦

初中毕业后,郭广昌的分数能够读一所好高中,可郭爸郭妈觉得郭广昌该学的都学到了,没必要再往下读了,费钱费力。

他们觉得老师职业稳定,妥妥的铁饭碗,建议孩子考个中等师范学校,尽快毕业,做个师范老师,拿一份稳定的工资。

而且当时地方为了鼓励年轻人留乡支教,出台政策,考上中等师范学校不需要交学费,还可以得到一笔补助金。

郭广昌一直对爸爸当年被炸伤的事情耿耿于怀,他自认为是自己的无理取闹,害得爸爸要铤而走险,一直觉得亏欠爸爸。

所以在爸爸要求他考中师时,即使他内心想读高中,他还是答应了。

不负众望,郭广昌考上了中等师范学校,郭妈高兴得不行,亲自下厨做了几个小菜,庆祝了一下。

全家人都沉溺在幸福中,只有郭广昌闷闷不乐,这份录取通知书对家人来说是福音,对他来说是烫手山芋。

考上了中师,就意味着以后郭广昌只能在家乡当个乡村教师,可郭广昌志不在此,她想要走出去,想要读高中读大学。

经过一番纠结,半夜郭广昌趁家人不注意,悄悄卷走了自己的竹席,背了十几斤米到浙江省重点中学东阳中学。

当时郭广昌考取中师的分数远远高于东阳学校录取分数线,于是被破格录取了。

父母自知已成定局,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能支持郭广昌的“无理取闹”。

放弃了中师,选择去上高中,学费又成了问题。

为了给郭广昌赚学费,两个姐姐花五天时间编了50双鞋,拿去集市卖,将赚来的钱一部分给郭广昌交学费,一部分拿来换了两斤猪肉,回家炒梅菜干,给郭广昌带去学校当口粮。

高中三年,郭广昌的三餐都离不开梅菜干,吃完了就回家再拿一瓶。

就这样,郭广昌熬过了艰难的三年,1985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上海复旦大学。

那时,他十八岁,第一次感觉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进入复旦大学后,他选择了读哲学专业,这也是他初中念念不忘的事情。

对于他这个选择,大家都说他傻,复旦大学最出名的就是理科,而郭广昌好不容易考上了,却选了个冷门的哲学专业。

他却说:

在复旦,郭广昌依然埋头苦读,成绩名列前茅,但他也爱上了运动,喜欢骑着自行车。

从小地方来到大上海,郭广昌对上海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充满好奇,空闲时便骑着自行车到处看看。

两次自行车之旅

大二暑假,郭广昌没有回老家,他独自骑着自行车一路北上。

途中没钱住旅店,他就在街边的小亭子蹭睡,好几次被保安赶走。

一路上的吃食,全依靠他袋里的干粮和水壶。最后历经半个月,磨坏了自行车,累垮了身体,郭广昌终于到了北京。

来北京时雄心壮志,抱着一股“自行车在手,天下我有”的气概,可到了返程,郭广昌却蔫了,他可不想再骑自行车回去上海了。

可身上又没钱咋办?思来想去,把自行车卖了,换一张车票。

可买自行车的钱不够买到上海的车票,郭广昌看了看手里的地图,最后决定到青岛转车回上海。

到了青岛,郭广昌买完回上海的车票后,还剩点钱。

用这点钱买顿饭吃,不够,在车站附近小卖部兜了一圈,最后郭广昌买了两瓶“青岛的特产”青岛啤酒。

那天,郭广昌坐在码头,等着车开,一口一口的啤酒灌下肚,越喝郭广昌越觉得青岛啤酒真不错。

那时,他觉得恐怕青岛啤酒就是人间美味吧。回到上海后,依然对青岛的啤酒念念不忘。

而这时,又有三个人从浙江考上了复旦,成为遗传工程系的新生,他们分别是台州的梁信军、湖州的汪群斌和范伟。

与郭广昌一样,都是浙江人,但这时他们并不认识。

大三寒假,郭广昌领着十几个同学一起骑自行车,一路南下,从上海到海南。

这样,郭广昌就算是把中国的北方和南方摸索了一遍,一路上他仔细地观察周边的发展,细细揣摩其中的商机,更加坚定创业的决心。

但他觉得时机还未到,他想再在学业上打磨几年,再出来创业。

于是,1989年,大学毕业的郭广昌考取研究生,完成了研究生学业后,郭广昌被留校工作,在校团委当一名教员。

同时,郭广昌三个老乡正式步入大三,复旦计算机科学系又来了一个美女新生谈剑。

郭广昌作为优秀学长,例行给新生做了一场讲座。

那时的郭广昌一心只想着搞事业,从没想到,之后会有这个女生来一段甜蜜的恋爱。

名牌大学出身,又握着铁饭碗,这份工作别提多体面了,然而郭广昌“身在福中不知福”。

外面创业风席卷全国,各个仁人志士已经开始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。

同龄人史玉柱在珠海成立了“珠海巨人新技术公司”,喊出了“做中国的IBM,东方的巨人”的口号。

比自己小两岁的雷军,也已经加入创业圈了。

这让坐在办公室的郭广昌心里一阵难受,他坐立难安,他也想要去“凑凑热闹”。

正在他郁闷之际,三位老乡毕业,梁信军也被留校工作,也进了校团委。

这时两个老乡才算正式见面,由于是老乡,再加上梁信军也有个创业梦,两个人特别投缘。

后来,1992年,在改革春风的吹拂下,25岁的郭广昌离开了校团委,拉上同事梁信军一起创业。

他们拿着3.8万积蓄,成立了一家小公司——广信科技咨询公司。公司名字正取自他们两个人的名字。

复星五子的分裂

公司成立之后,郭广昌和梁信军靠着替别人做市场调研赚钱,他们的第一桶金就来自台湾元祖食品,30万块。

30万还不算最多的,真正打开郭广昌财路的是1993年一次饭局。

那是梁信军组织的,邀请了以前自己学院的学术老师和校友一起谈生物制药。

(梁信军)

郭广昌虽然听不懂,但郭广昌觉得这可能是一次机会,身边几乎很少见到生物制药的创业人才。

为了确保这条路可行,梁信军拉来了同系的汪群斌和范伟,计算机科学系的谈剑正好毕业,也加入了广信。

因为现在广信不止郭广昌和梁信军两人,于是郭广昌将广信改名为“复星”,复旦之星的简称。

经过多方调研,郭广昌决定研制乙型肝炎诊断试剂。

一年后,此产品研制成功,通过质检,推向市场,复星一下子赚了一个亿,坐稳了沪上生物医药领域的第一家民营高科技公司位置。

郭广昌借此机会,推动复星上市,上市当天快速募资3.5亿。

到了这里,手底下的人都以为可以休息一会了,结果郭广昌一声令下,进军房地产领域。

梁信军提出质疑,“不是刚入医药吗,怎么又开始搞房地产?稍微让大家休息一下吧。”

对郭广昌来说,既然走上创业道路,就不可能会有停下的时候,得不断匀速前进,才不会被对手赶上。

无论创业得何种地步,都要随时保持强烈的饥饿意识,要随时保持进攻状态,这就是竞争时代的自然现象。

至此,郭广昌手握生物制药,脚踩房地产,复星的资本市场一下子拓开了。

但郭广昌仍不满足,他又进一步运作自己的资本市场,又以收购、投资的方式进入其他行业,强大的“复星系”一点一点被喂饱,逐渐强大起来。

医药、地产、钢铁、零售、证券、保险、休闲旅游、体育、矿产、黄金珠宝、餐饮、酒饮、信息、物流等诸多领域,都有复星的影子。

复星走到了巅峰,复星五子的关系也走到了尽头。

四年后,郭广昌的创业死党梁信军发布“致复星同学们的一封信”,辞去工作,就此告别奋斗了25年的复星。

而郭广昌也与谈剑离婚了。

复星五子,最后只剩下郭广昌和汪群斌,当年的复旦江湖,如今已经四散。

梁信军走时,郭广昌给他留了一封信,说:

如今的复星,依然在大肆建造自己的资本江湖,郭广昌也迎来了爱情第二春,与师妹王津元结婚,育有三个孩子,爱情事业家庭双丰收。

(郭广昌和王津元)

在接受《遇见大咖》采访时,记者一路跟着郭广昌团队来到法兰克福,一下车,郭广昌就发信息跟王津元说:

他在外面呼风唤雨,回到家替妻子孩子遮风挡雨,可惜,前妻谈剑,只是他的风雨。

对此,你怎么看呢?

文章网址:
穷小子3万元创业,现在身价超400亿,成为上海首富,却离婚另娶 http://www.52xun.com.cn/wangyougonglue/16377.html

标签:

返回列表